微信 新浪微博
终端产品023-68050720  材料器件023-68058666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

探究儿科超负荷运转背后原因:医生待遇低风险高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9-10-14

亚博机械设备】    

  探究兒科超負荷運轉背後原因:醫生待遇低風險高

  來源:法製日報

  兒科醫生荒不是“小兒科”   

  啼哭的患兒,焦急的家長,忙碌的醫務人員……

  近年來,“看病似打仗,掛號如春運”[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看兒科的真實寫照,“看病3分鍾,排隊3小時”的情形在各地醫院兒科也早已屢見不鮮。

  入冬以來,全國各地兒科紛紛告急。1月7日,天津市海河醫院兒科的一張[通知 的拚音:tōng zhī]更令人揪心:因我院兒科醫生超負荷[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兒科不得[不停 的英 文:back again]診,何日開診尚不能確定,特此通知,請理解見諒!

  《法製日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探訪發現,綜合型醫院兒科[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乏力、基層醫療衛生水平不高以及患者就診觀念等,或成為致醫院兒科“超負荷”運轉的深層次原因。

  醫院兒科爆滿

  坐在候診區,市民付女士有些無聊,將頭斜倚在牆上。兩歲多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雯雯(化名)則在她懷裏專注地玩著手機遊戲。這是記者1月7日15時許在湖北省婦幼保健院(湖北省婦女兒童醫院)急診科看到的場景。

  “12點左右來拿的號,掛的是250號,現在才剛到200號,估計還得等一個多小時吧。”付女士說。[由於 的拚音:yóu yú]雯雯患上手足口病,這幾天,付女士每天都得花上半天時間帶她到醫院打吊針。

  患兒太多,“等”成常態。

  “今天是來複查,沒想到人這麽多,一[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掛了一個普通號,後來又重新掛了個專家號■亚博足彩版权所有■。”付女士[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亚博足彩控股集团■。醫院自助掛號機前的一紙“溫馨[提示 的英 文:tips]”解釋稱:冬季是兒童[疾病 的英 文:Prevention]高發[季節 的英 文:season],由於就診患兒多,急診內科就診時間[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需要6至8小時。

  “實際可能花不了這麽長時間,但孩子不舒服到醫院檢查,沒三五個小時肯定是不行的。”正在吃著麵包的患兒家長張女士說。

  隨後,記者來到武漢兒童醫院(武漢市婦幼保健院)探訪,發現位於該院一樓的急診科患者相對較少,二樓的兒科普診候診區以及三樓的霧化[中心 的英 文:center]也是一片繁忙景象。

  “孩子[感 的英 文:sense]冒引起肺炎,醫生[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住院,[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沒有床位,[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每天[帶著 的英 文:with]孩子過來,聽說有家長為了等床位半夜過來排隊。”正在霧化中心給孩子治療的喻先生很無奈。武漢兒童醫院分診台[護士 的拚音:hù shi]證實,該院高峰期每日接診患兒達七八千人。入冬以來,由於就診量急劇增多,醫院床位已預約至1月14日以後。

  事實上,無論兒科醫院還是醫院兒科,人滿為患並非武漢個例,北京、[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山東、[成都 的拚音:Chengdu]等地也頻現“告急”現象。

  兒科醫生“縮水”

  家長苦等,醫生則在連軸轉。

  接到記者電話時,剛下班的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兒童呼吸專家門診主任醫師黃洋還沒顧得上吃晚飯。1月7日下午,由於忙著給患兒看病,黃洋匆忙在紙上寫下一串號碼,與記者約定下班後[聯係 的英 文:links]。“病人特別多,[我們 的英 文:we]也忙得不行。”黃洋說,為了將掛號病人看完,不少醫務人員[都是 的英 文:All are]提早上班推遲下班。

  華中科技[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兒科醫生徐東用“不停地看病”來形容[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工作狀態,忙時甚至連上廁所、喝水的時間都沒有。

  徐東直言,其所在的急診科長期處於高位運轉狀態,他本人每月[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得診治2000多名患兒。

  記者[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到,兒科醫生連軸轉卻不能[滿足 的拚音:mǎn zú]需求的同時,醫生“超負荷”工作病倒、醫院兒科停診等消息不時見諸報端。

  近年來,我國兒科醫療需求快速增長,診療人次以每年400至500萬人次遞增。但由於兒科具有[職業 的拚音:zhí yè]風險高、薪酬待遇低、醫患矛盾多、工作時間長、負荷重等特點,長期以來兒科醫療[服務 的拚音:fú wù][價格 的拚音:jià gé]和薪酬待遇與其職業特點不相符,兒科醫務人員流失現象明顯。

  《2015年[中國 的英 文:China]衛生統計年鑒》數據顯示,近5年來,中國兒科醫生總數從10。5萬下降到10萬,平均每1000名兒童隻有0。43名兒科醫生,與全國平均每千人配備2。06名醫師的水平相去甚遠。

  為了[解決 的英 文:settle]兒科醫療資源短缺[問題 的拚音:wèn tí],2016年以來,國家衛計委、[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部等相繼就完善兒童醫療服務[體係 的英 文:systems]、加強兒科醫務人員培養以及完善價格、薪酬等激勵機製出台相關政策措施。

  根據國家衛計委2016年公布數據,我國0至14歲兒童總人數約2。3億,占全國總人口數的18%。每千名0至14歲兒童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為0。53人,仍低於[世界 的英 文:world][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發達國家水平。

  一錢不值小兒科亟待改變

  在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學院副教授石超明看來,各大兒科醫院爆滿是醫院創收觀念、兒科醫生收入低以及家長就醫習慣等多種因素綜[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用的結果。

  由於兒童[年齡 的英 文:age]小,發育不成熟,很多成人使用的檢查和治療手段不能做或是要盡量避免,加之用藥量小、納入醫保項目有限等原因,醫院兒科普遍支出消耗大、[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效益差,業內也[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流傳著“金眼科銀外科,一錢不值小兒科”的說法。

  此外,兒童往往不能準確描述病情,且易[出現 的英 文:There]藥物過敏,家長們又護子心切,這使得兒科成為醫院最易產生醫患糾紛的科室之一。“兒科創收功能差,糾紛多,很多綜合型醫院不重視兒科甚至縮減兒科建設投入。與之相應,兒科醫生收入遠低於[其他 的拚音:qí tā]科室,導致優秀兒科醫生流失,幾者之間[[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惡性循環。”石超明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樂章指出,醫療資源的過[度 的拚音: dù]消耗也是兒科醫院“超負荷”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原因。

  “傳統就醫觀念下,不管大小病,家長們都帶著孩子去大醫院找專家,但其實很多病症比如一般[性感 的英 文:不是騷]冒等,通過在家護理或是社區醫院就能治愈。”樂章說。樂章認為,優質專業兒科醫院人滿為患,也從側麵反映出基層醫療水平的缺失。

  對此,石超明建議加大基層衛生資源投入力度,通過培養綜合型全科醫生等充實基層醫療衛生人員,進一步提升基層衛生服務水平。“專科醫院可考慮增加兒科派出機構的方式來延伸服務,從而起到患者分流作用,綜合型醫院則[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考慮與兒童專科醫院合作共建,以此提升兒科醫生總體素質水平。”樂章說。

  □ 本報記者 劉誌月

  《法製與新聞》見習記者 何正鑫

責任編輯:劉德賓 SN222


网站地图